以下談論絕對沒有種族歧視的意思,只是把我眼睛看到的用文字表現出來而已哦!

在巴黎主要的交通工具不是地鐵就是公車,而公車是我每天上班要搭乘的一種,想當然爾每天都有讓我看不慣的公車劇情。(其實我可以來寫個公車劇情續集 呵呵)早上上班時總是滿車人,看到位置要快、狠、準的坐上去,這一點我還是學不會,總是要猶豫個幾秒等我決定要過去坐時早就有人坐上去了。在這裡搭公車沒有道德倫理可言,胖男、壯男、胖婦、壯婦也搶著座位,老公公、老婆婆、孕婦沒有位子坐只能算他們運氣不好了。

有個很好笑的畫面不只出現過一次哦 – 一位殘障人士(或需要座位的)上車,沒有人願意讓位,終於有位坐著的大嬸出聲了,她說:誰趕快讓位給這位殘障人士坐呀?接下來她繼續坐著臉不紅氣不喘地跟她對面的大嬸聊著說:這些人真是的,看到需要座位的人也不會讓位。在旁邊站著的我,心裡忍不住大笑「那你呢?怎麼還不讓位,你坐的還是博愛座呢!」。另一次遇到剛好是我挺著肚子坐博愛座,也是殘障人士上車沒有人要讓位,最後還是我這位孕婦起來讓位呢。

有一次最經典的,巴黎公車的博愛座是面對面的且比一般的大,約是1.5人的位子,可以坐上一位媽媽加上一位小孩。通常我不坐博愛座,因沒位子又挺著大肚子只好坐在車前進的順方向位子,而我的對面坐著一位年輕的上班族女士。此時,一位黑大嬸上車在沙丁魚人群中擠出一個容身處,就在我和上班族女士的中間,結果她以為她是神不知鬼不覺得就將她的大臀悄悄的硬擠在對面女士的座位上,旁邊女士跟她說她不能接受,她當沒聽到,我一直瞪著她看想說她會不會有羞恥心,唉!她跟本不當我一回事。結果那位女士只好投降了,跟黑大嬸說她要起來了(大嬸的噸位太大擠的人家動彈不得),黑大嬸還是活在她自己的世界理都不理,這位女士只好用力擠出那個位子。猜猜看黑大嬸有什麼反應呢?哈!理所當然的把她的大臀喬好,拿起東西看著窗外吃著。原本以為這一切是因為她是耳聾又啞巴,結果要下車時還會跟司機說呢!

說到孕婦禮遇,在公車上是不存在的,每天上下班搭公車從沒遇過有人主動讓位給我。甚至有一次更誇張,一位壯婦提著大小包一上車就直奔我面前跟我示意要座位,我面有難色正要開口跟她說我懷孕,她自己就主動問我說我懷孕嗎?跟她點點頭,她還一臉不屑的樣子對我說「看不出來」。就算看不出來我懷孕,也沒權利要我讓位吧!心想是我長的驕小、面容可善,就可以予取予求嗎?旁邊明明坐著一位壯男,怎麼不跟他要位子呢?真的不懂這邊的邏輯,要是我需要座位時,我都是尋找年輕力壯的男人。

唯一一次搭地鐵時遇到讓位給我,是一位黑太太帶著一位小男孩,她看到我挺著大肚子就示意要我來坐他兒子的位子。當時我真的被感動到要流淚,但我努力用喉嚨哽住沒讓眼淚流下來。其實還是有善心人士的,只是太少太少了。